面包比赛过後,虽然我们店只在大赛中拿到佳作,不过我的表现被一家大型连锁面包店看上,叔叔认为是很好的机会,所以就鼓励我去,而且上班地点比叔叔的面包店近多了,就这样我便跳槽到那边去了!
 
??虽然如此但是上班时间比起以往来得规律紧张,周休人多的话基本上两三点回家都是家常便饭,自然也无暇照顾到我两个妹妹,但是在小竹的帮忙下能撑住一段时间,但是好景不常,妹妹们升上高三後,小竹也开始在学业上自顾不暇,虽然我蛮担心梅梅会出甚麽乱子,但是有师长管着我想应该没什麽关系吧!但是才不过几个月,梅梅那边就说她交了一个叫有杰的男朋友,我很担心,不过小竹说没什麽关系,虽然我觉得忐忑不安,但是在小竹的再三挂保证下,我也没说甚麽了!
 
??三个月後……
 
??某天,小竹对我说最近梅梅都没什麽胃口,而且最近她都表情闷闷的不讲话,有时还闷着在棉被里哭,我一听这怎麽得了,於是请了两天的假,跟踪他们两个。
 
? ?路上两人说说笑笑的,一点都不像小竹说的样子啊,而且有杰吃饭
 
的时候还会帮她夹菜、擦嘴巴,虽然有时会用一些较低劣的手段借机揩
 
油,但是基本上他也不算甚麽坏人。接下来跟着他们来到一家服饰店,
 
这个有杰也真是的拉着梅梅挑男生的衣服。梅梅自然兴味索然的哈欠
 
连连,挑了几十分钟後,他们买了几件新衣新裤,但是令人喷饭的是,
 
有杰买的尺寸比起他的身材真的是巨人级别的,虽然不知道他们葫芦里
 
卖甚麽药,但是我想继续跟下去或许就有结果了。此时有杰拉着她转去
 
了一家KTV,由於身上的钱不够,所以没能跟进去,但是此时小竹却打电
 
话来说,自己会在里面做内应,听到电话以後我便安心的坐镇在对街的小
 
七稍事休息,顺便吃点宵夜,大概过了两小时後,有杰搂着精神不佳的梅
 
梅走出KTV,见此情况我便急忙打电话给小竹,在一通通语音信箱中,我的
 
心里也越发急躁,於是我传了个简讯给她後便迳自去跟踪他们,一路上看着
 
他们上了捷运 ,跟踪她们一路回到了家,此时小竹传回了简讯,说自己实在
 
太大意,而我也回传目前的情况给她,她要我五分钟後杀进去救人,而我就
 
像是要去抓奸一样等候着时机,五分一到,我急忙用钥匙开门,但是才刚进
 
家门,脑门就被人自後方重重一击,在恍惚中眼见他蛮横的撕破梅梅的衣服,
 
但我却无力阻止,昏死过去。
 
? ?醒来後发现自己双手被反绑的侧躺在房间的床上,而隔壁房却仍是淫声浪
 
语不断,听着梅梅不断哭喊杰哥不要,有杰此时却一巴掌甩过去:「你哭甚麽,反正你被你们那个没路用的大哥开苞过了,我才是该哭的那个吧,不过幸好你大哥工作忙我也才能接收你这头母狗,反正等到我玩腻了你这个二手货,再丢回去你那个亲爱的哥哥身边去就是了!」沈默了一下後他又说:「不!我想到一个更好的方法,还是我吧你都搞到怀了我的骨肉之後再还回去好了,反正你亲爱的哥哥应该也不介意作便宜老爸吧。」说完便大声喝令她以狗爬式对着他,而梅梅貌似不从,於是在一阵巴掌攻势下,她也只能乖乖就范,他粗暴的插入,一边羞辱着她是荡妇淫娃,是嘴上说着不要,看到肉棒就自动凑上来的母狗,而她一边说不一边叫春。自小我都没能让梅梅受这麽大的委屈,但是因为我一时的疏忽让她就这样受辱,於是在怒极攻心下,我挣开了绳结,然後一脚把隔壁房门踹开。
 
??此时,一个未开封的蛋糕放在桌上,淫声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生日歌跟拉炮的声响,姐妹俩穿着女仆装,坐在椅子上,我茫然得望着四周,才会意到原来都是恶作剧,梅梅所谓的「男友」就是亲爱的姊姊大人,有杰…..有杰…有节的就是竹子。而这对「情侣」就在这一阵子跟我演了一出比美奥斯卡奖的大作
 
,我眼泪不争气的在眼眶中打转,我抱住了她们两个,而她们也在我胸口撒娇着,此时我把她们推倒在床上,然後要她们撅起屁股,两位淫女仆在主人的威能下只得乖乖听令,主人从床头柜拿出两支粗大的按摩棒插入两人的淫穴中,我一边问她们敢不敢这样骗人,一边加大按摩棒的抽动频率,她们只顾享受也顾不得回答问题,於是我拔掉了梅梅的按摩棒,然後换上肉棒,在我的一连串突刺下,她直呼:「不敢了不敢了,不敢再背着大肉棒哥哥外遇了,我只认哥哥…只认你是我的主人现在让我爽把。」说完。她便高潮得昏过去了。然後我拿出爱的小手在小竹屁股上猛力抽了几下,然後说:「今天就让你没路用的大哥把你搞大肚子吧!」
 
啥都不管得将肉棒插入,她一边以今天是危险期为理由来阻止我,但憋了三个月已久的巨棒只想将囊内的精液灌入她的子宫,哪管他三七二十一,白色岩浆灌满了她受高潮痉挛之击的子宫。而她也心满意足得昏死过去。
 
? ? 隔日一早,在盥洗室
 
小竹:讨厌啦!哥哥射这麽多进来,我一定会怀孕的啦
 
梅梅;好好欧!我也想要中出的说
 
小竹;你这傻瓜别说风凉话,假男友这搜主意还不是你想出来的
 
梅梅;不过你不是扮得很高兴吗?而且你也爽到不行不是吗?
 
哥哥:你们俩用完厕所了没,我要刷牙哪!
 
姐妹俩同声说:还没好啦笨蛋哥哥
 
哥哥却不请自来的闯入并说:你们在讲甚麽是再说我有多猛吗?
 
小竹:是在说你多笨都不理我们啦
 
哥哥:好啦以後会多理你们一点啦,而且昨天你不是超爽的吗?(拍了小竹屁股一下)
 
小竹此时却小力的搥着哥哥,而哥哥也不时闪躲着,梅梅也不甘示弱的加入混战
 
,看来王家今天可热闹得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