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从後面紧紧的抱住了我。我把爹地的手放在我的胸前,让他抱着。爹地的手好温暖……我这才发现我有多麽爱爹地。
 
「喔,爹地 ! 是你啊,你出差回来了!!!」
 
我的眼泪慢慢的止住了。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悄悄的跟爹地说:「我真的很想你……」爹地更用力的抱紧了我,也在我耳朵旁边轻声的说:「蜜蜜宝贝,我知道。」
 
爹地开始吻起我的脖子,从背後一直吻到耳垂。他一手握住我的手,一手还停留在我的胸部。爹地玩过很多女孩子,我知道。他开始很有技巧的舔着我的耳垂,然後再一圈一圈的舔进我的耳朵里,趁着耳朵里还湿湿的时候轻轻的吸气。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爹地带给我的刺激。爹地也发觉到我有了反应,他开始舔得更快,手也开始动了起来。
 
爹地的手本来就贴在我的胸部上,现在他的手已经在我的衣服里面蠕动着。刚才他的手隔着睡衣 到我的胸部的触感就很刺激,现在皮肤接触到皮肤,感觉更是强烈。爹地是第一个这样摸我的人,他从底部握住我的乳房,用食指和中指把我的乳头夹在中间,两根指头一前一後的挤弄着。
 
我的胸部现时候就有34B了,在爹地的玩弄下变得更硬挺。爹地一边搓揉着我的乳头,一边用手掌衬着我的乳房向四周挤压。
 
我被爹地玩得受不了了,就回过头去亲他。他把他的舌头探进我的嘴里,我轻轻的咬住他的舌头,开始吸吮起来,终於我们的舌头黏在一起,爹地很会用他的舌头……他很喜欢用他的舌尖舔弄我的舌尖,我也学着他,用我的舌尖回应他的舌尖,然後他把他的舌头深深的推进我的嘴里,我就乖乖的吸吮着他的舌头。
 
我开始感觉到背後有一条硬硬的东西在顶着我,不用说也知道是什麽。我轻轻的把身体的重量往後靠,让我自己更清楚的去感觉他的下面。
 
好硬喔!而且好像活着的一样,还会不时的抖动,我越来越紧张,也越来越大胆,我想告诉爹地更放肆的摸我,却不敢讲,我唯一让他知道的方法就是更用力的亲吻他。爹地感应到我的暗示……他把手伸进我的睡裤里,隔着内裤抚摸我下面。
 
爹地的手指很长,他的中指找到了我的阴唇,就放在中间来回摩擦。他的拇指也很聪明,按在我的阴蒂上,以很轻的力量推着我的阴蒂绕着小圈圈,一圈又一圈,像涟漪一样,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从下面传来。
 
爹地的手指按的力道越来越大,绕圈圈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中指也陷进我两片阴唇里,被我夹得紧紧的。
 
我觉得全身都在滚烫的烧着,就大胆的开始解开上衣的扣子。爹地发现我的动作,很兴奋的加重了玩弄我的胸部的力量,另一只手更配合着我的大胆,偷偷跑进我的内裤里面!
 
我的上衣滑落的同时,爹地的手真实的接触到我的下面。我知道我已经超湿的,当爹地把中指按进阴唇中间的时候,我都可以听到我的蜜汁被挤压出来的声音,好丢脸喔!爹地的另一只手离开了我的胸部,也加入了玩弄我下面的行列。
 
他搬开了我的腿,让他有更大的活动空间。爹地很轻易的揪起我的阴蒂,用两根指头搓揉。他的另一只手则开始向我的阴蒂下面抚摸……他把我的阴唇慢慢的剥开,我可以感觉到我的阴道里面的肉都被翻了出来,蜜汁一道一道的流下来,我已经湿得不能再湿了。
 
爹地的中指沿着被拨开的肉,朝洞里滑动,他移动的速度很慢,我也知道我的洞很紧,爹地的手指终於还是进入了我的身体,在我的肉洞里任意摸索。
 
爹地很温柔的把另一根指头也插进我的肉洞里。他开始用那两根指头对我作活塞式的插入,他插得很慢,一下深一下浅的,有时候也会让两个指头轮流插入,我可以感觉到我的肉洞越来越习惯爹地的动作,我也越来越舍不得爹地离开我的身体。
 
我完全陶醉在爹地所带给我的快感里……阴蒂和肉洞同时被侵袭,我已经受不了下面传来的一阵阵浪潮,我开始发出很淫荡的声音,放纵着自己坠入这欲海里,理智早沈入海底了。
 
爹地脱下我的睡裤,再沿着我修长的腿拉下我的内裤。我已经一丝不挂了。
 
爹地关了灯,把他自己的衣服也脱了下来。
 
虽然很暗,可是我还是可以看到他身体的轮廓。爹地的手臂很结实,胸也很宽,腰却很细,上半身是个很漂亮的三角形。他硬得发烫的肉棒立得直直的,也有二十公分长。爹地一定也在很仔细的看着我近乎完美的身体……一想到这我就忍不住遮住我的胸部!
 
爹地笑笑的,把我抱到床上,很深情的看着我。
 
「蜜蜜,你现在看起来真的好漂亮哦……」
 
「谢谢你,你也好帅哦……」
 
爹地压在我的身上,他的肉棒就顶在我的阴蒂上。我把腿分了开来,把爹地夹在我的中间。爹地开始把身体向下移动,直到他的龟头滑落到我湿润的洞口。
 
「爹地,我好湿哦……进来吧……」我受不了了。
 
爹地很坏,一直用龟头在我的洞口转圈圈,他是故意的!我的阴唇被他玩得都在发抖,淫水更是流个不停,可是他还是继续转着他的圈圈,一点儿都不体谅我。我觉得我又快要哭了。
 
我把眼睛闭上,不想让爹地看到我水汪汪的。
 
「把眼睛张开……我要好好看看你被干的表情……」
 
我把双眼睁开一半,用那种很抚魅的眼神望着爹地。
 
爹地转的圈圈越来越小,他的龟头已经滑进我的双唇里……他低鸣了一声,把肉棒插入我的最深处。
 
我觉得自己好色,因为我很喜欢被插入的感觉。
 
爹地开始缓慢的插送,我很自然的呻吟起来,我叫得连我自己都觉得动心。
 
爹地插入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的肉洞也渐渐开始习惯爹地的肉棒。我已经可以享受下面带给我的快感了。我把腿架在爹地的背上,两手紧抓着他的腰,我可以感觉到他腰以下规则的摆动。
 
爹地一手抓住我的腰,一手用力的握着我的乳房,疯狂般的干我,每次插入都好深好用力,我躺在下面都被干得一前一後的,我的呻吟声也变成了叫床声,每次花心一被顶到就会从喉咙里发出很低很重的「嗯」。
 
我越来越淫荡,我竟然开始扭动自己的腰和臀部来配合爹地的刹入,他一把肉棒拿出来,我就会把腿放松,让自己下来一点,然後他一插入我就会挺起自己的屁股,让他更用力更深入的干我。
 
我们干得满身大汗,床单上都是汗和我的淫水。爹地不停的亲我,玩我的乳房。我终於受不了,我知道我要高潮了!我紧紧的抱着爹地,咬住他的耳朵,语无伦次的呻吟,然後高潮的快感传遍了全身……
 
我不停的发抖,一点力量都没有,然後我感到爹地在我里面喷了,他黏黏热热的精子撒在我的子宫里,还流来流去的。他把肉棒拿出来,又喷了好多条在我的肚子上。
 
爹地在我旁边躺了下来。
 
我们一边喘息,一边坠入梦乡。我还记得,我希望在梦里也能看到爹地。
 
? ?? ???星期日拉了爹地和我去逛商场。「干嘛忽然靠那麽紧?」爹地问我。
 
「我要让大家知道我们是情侣嘛!」我简单的回答。
 
「我们……不够明显吗?」爹地很迷惑的望着我。
 
「你不喜欢啊……?」我装成小可怜反问他。
 
「不会啦,雌性动物都会用某种方法来告诉大家那块是她的领土,自然界就是这样子的。」爹地是这麽的有智慧。
 
「喔,就像母狗撒尿一样吗?」我皱起眉头,以非常严肃的表情谈论着这严肃的问题。
 
爹地忧郁的看着远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就某种程度来说,是的。」然後他也很严肃的看着我。
 
我们沈默了一会,然後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好久都停不下来!
 
「说真的,你不会在意我在别人面前这样靠着你吧?」我一边笑,一边问爹地。
 
「我是那麽小气的人吗?反正我也有我的方法告诉大家你是我的领土。」爹地也还在笑。
 
「呵呵……你要在我身上撒尿啊?」我有时候真的是很低级。
 
「嘿嘿嘿,就某种程度来说,是的」爹地的笑容忽然变得很邪恶,原来他要来比低级。
 
「你好色喔……你要在我身上撒什麽啊……」我嘟起嘴巴责问爹地,因为明知故问和装清纯是我们女性的本能和责任。
 
「你怎麽这麽会卖乖啊??」哎哟,被发现了。
 
我紧紧抱住爹地,把脸迈进他的胸膛里,我不喜欢被发现的感觉。
 
「我要撒这个……」爹地把手贴在我的臀部,把我推向他,用他已经很硬的那个顶着我,我隔着夹克都能感觉得到。
 
「哦……那……你要撒在我的哪里啊?」我的语气充满了天真无邪的好奇,还一边用身体摩擦他的那个。
 
「撒……撒……撒在……」爹地结巴了,好像很受不了我的摩擦。
 
我索性把手伸进爹地的裤子里,握着他发烫的肉棒。他怎也想不到在商场内我会在做这种事。
 
「爹地,你怎麽说不出话来啦?不舒服吗?」我擡起头看着爹地,手已经开始慢慢的上下套动了。这是我第一次主动用手去撸动他的肉棒,原来表面是这麽的柔弱,可是皮里面却好硬喔!我一想到这根肉棒曾经多次进入过我的身体我就会回想起那些天晚上的画面……我发现我的下面也热热的。
 
我不断的抽动我的手,爹地的肉棒也越来越硬。爹地终於受不了了,他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把我拉到男洗手间里面。
 
原来男生的洗手间是这个样子的啊……爹地带我到其中的一个房间里,拉上了门。爹地开始很疯狂的亲我,我也很疯狂的亲回去。房间的空间很小,刚好让我们紧紧的贴着对方。
 
爹地的手在我的衣服里窜来窜去,一手抓着我的乳房,另一手搓揉着我的阴蒂。
 
就在这个时候,一群人跑了进来。我和爹地马上停止了我们的动作,怕被听到。这群男人七嘴八舌的,边上洗手间还要边聊天。
 
我禁不住蹲下来,把爹地的裤子给脱了下来,轻轻的握住爹地的肉棒然後放进嘴里。我用力的含在嘴里然後开始一前一後的扭动脖子,让爹地的肉棒在我的嘴里摩擦着。
 
我不敢看爹地,我只知道爹地的肉棒变得越来越烫。
 
外面那一群还在继续谈论他们对女人的性幻想,他们怎麽也想不到我就在他们旁边帮一个男的口交。他们越讲我就吸的越卖力。
 
终於他们走了,他们一关门爹地就抓着我的头拼命的抽送。我也更用力的含住他的肉棒……我已经可以尝到爹地不小心流出来的一点点精液……有点腥腥的味道……我一边含着爹地的肉棒一边伸出舌头去舔爹地流出来的精液。
 
爹地这样抽送了几分钟後终於来了,他一边把浓浓的精液喷进我嘴里一边继续的抽送。我也乖乖的让他全部射进我的嘴里……爹地喷了一道又一道的,我的嘴里都是满满的精液,爹地每一次抽送白白的精液就从我的嘴角流下来,一直流到我的下巴,再滴到我的衣服上。
 
爹地终於停止了抽送,肉棒也软了下来……但我还是继续帮爹地舔着他的龟头,想把他每一滴都吸出来……口交竟然就这麽浑然忘我,我突然惊觉到我是多麽的漂亮又色的女儿……